1. 资讯中心
  2. 商业
  3. 焦点
  4. 内幕
  5. 商评
  6. 优发娱乐
  7. 快讯
  8. 股市
  9. 精英
  10. 优发娱乐
  11. 互联网
  12. IT业界
  13. 通信
  14. 汽车
  15. 车评
  16. 试驾
  17. 企业
  18. 房产
  19. 娱乐
  20. 综艺
  21. 社会
  22. 军事
  23. 图片

比特币玩家在中国: 躁动的百亿资金将往何处去?

2017年09月22日 17:23:26  来源:凤凰优发娱乐
 
  (优发娱乐 记者 段久惠)   “5天融1.85亿美金、市值冲上50亿美元‘空气币’”、“半小时,从2.5万跌到1.9万”,连日来,虚拟币交易中时间之短、过山车式之疯狂的财富躁动细节,刺激着大众的神经。   暴富、暴亏、孤独、信仰、投机、骗局......这些语义对立的词汇被比特币在中国的故事全部收纳、集中在一起,复杂矛盾犹如金钱怪兽本身。而在过去不到一年时间里,在被称为2017年比特币“大牛市”的行情里,像轮回的寓言,胆大的中国玩家们惊险的财富博弈两度上演。   从2013年,中国年轻的技术极客研发全球首台“矿机”和“矿场”开始,到2017年,有统计全球逾7成比特币出产在中国,比特币在中国的故事,由带着理想主义的新兴虚拟货币技术,被玩家和资本急遽推向了膨胀的造富传奇。   连日暴跌以来,有的交易者“预感比特币年内突破10万元关口”,有的交易者在3块多高价入手66000多个某山寨币,现跌至0.3元仍死扛“等待解套”。在交易渠道被斩断之后,这些带着强烈的财富冲动的、高达百亿元的庞大资金又将往何处去?   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后,美国作家刘易斯写了《为繁荣辩护》一文:“一场没有欺骗的繁荣,就像一条没有跳蚤的狗一样。”而在这场浓缩了当下中国的财富焦虑、躁动,演变至投机资本癫狂的博弈游戏里,有哪些需要辨别是非、哪些需要辩护?   比特币是当下中国的财富焦虑和躁动的缩影   相同的寓言   “怎么涨上来的,怎么跌回去。”   没有被很多人注意到的是,2017年5月12日是2017年比特币“大牛市”的重要日子。   数据来源:火币网,制图:凤凰网优发娱乐   当天,爆发于高校电脑的“比特币勒索病毒”席卷全球,被感染者电脑系统文件全部被加密,需要支付5个比特币(等值300美元)的赎金才能被解锁。比特币进入了大众视野,成交量首次放量突破,很多人也许并不懂比特币的原理,但并不妨碍他们加入这个金钱游戏。   在2017年5月,年轻的职业操盘手大树拿出了股市所获利润50万元,加入了虚拟币玩家队伍,数月后,账户收益增至100多万,并又在短短几天“币灾”中回吐了30万元利润。   2017年5月12日的前一天,上证指数刚刚经历了年内最低3016点。   5月12日之后几天,比特币经过缩量阴跌调整,随即迎来了2017年的首波显著放量拉升,币价也随之冲破了8000元大关。而在这之前,比特币单价已经在低位横盘了将近4年。   2013年11月,比特币价经历了历史性阶段最高、超过8000元(1242美元)关口,但由于大量热钱涌入引发监管关注,进入12月后暴跌,单日跌幅最多达到7成,随后开启了“漫漫熊途”,期间最低价位一度跌至千元以下。   也在这一年,从事优发娱乐媒体行业的老谭以400元左右、900元左右的价位入手了比特币,并数次加仓,一直持有至今。以9月22日最新币价2.2万元计算,老谭的收益增幅高达3385%。   “一般的心脏根本受不了。”虚拟币玩家夏江说,币价波动太频繁了。之前连A股都不碰的他,对虚拟币一天超过10%涨跌幅已经习以为常。今年5月份,夏江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买了一枚比特币,但短短几天,收益翻番,仅一笔净赚了近10000元。   进入6月份,在比特币价格高企后,夏江拿出自己三年工作的积蓄共计4.2万元,在以太坊eth(火币)的历史高位2600元左右,全部买入了以太坊eth(火币),但这次,紧接着迎来的,却是连续暴跌。   随着大量热钱涌入,部分投资者兑现利润出局,筹码松动,“币灾”来了。2017年6月11日,比特币创下20322元(合约3000美元)的历史新高,随后5天后暴跌19%,此后又遭遇比特币“硬分叉”风险拖累,在6月27日、7月15日,比特币缩量暴跌,其它虚拟币种都被波及。   “整个人蒙了,那么快跌下来,谁想到要去卖出去。”夏江从最高2600元买入,到跌至1500元左右,全部清仓,收益近乎腰斩。此后,以太坊eth(火币)小幅反弹但再次暴跌,最低跌至941.26元。   从虚拟币交易平台火币网的数据来看,今天5月,像大树、夏江这样入场玩家不在少数。随着大量热钱涌入,5月25日,火币网数据显示,比特币价格创阶段性新高,从约1.5万元逼近2万元,但是5月26日,比特币又跌落至最低约1.4万元,同时,当天创下了32360的交易数量,为比特币8年多交易历史以来的第二高量值。   接下来在7月底到9月,就是大众更为熟知的剧情走向:7月16日比特币1万多,9月2日,价格最高时达到32350元,紧接着,受七部门出台监管新规、数个比特币交易所关闭、监管层将严控虚拟币境外交易渠道等消息影响,比特币价连续暴跌。   9月14日晚间半小时内,比特币价出现从最高2.5万多元跌至1.9万多元,9月15日,币价最低达到约1.68万元,相比9月2日的历史高价,10余天内价格再度腰斩。截至9月21日下午,比特币报价约2.23万元。而根据“比特时代”最新数据统计,招财币、狗狗币,等部分山寨币值已跌至最高价时的10%以下。   仿佛经历了又一轮的相同的寓言,只是在这次这场两个多月的“过山车式”的游戏里,无论向上还是向下,速度都更快,也更激进。   “怎么涨上去,就怎么跌下来。”大树说,“真的太疯狂了。”   今年7月,在行情“疯狂”的比特币交易里进进出出了数次后,大树选择了更疯狂的ICO交易。   疯狂的进阶   “买哪个,哪个就涨”   一个深圳的“小白”炒家,拿一千多万元玩ICO项目,最多时赚到2500万元,一天之内,亏到只剩700多万元。“要么暴赚,要么血本无归”。这是进入9月,央行等七部委监管新规出台前后,ICO项目微信群里常见的故事之一。   在虚拟币的玩家那里,比特币等交易被称为炒“二级市场”,类似于证券市场里的股票买卖;ICO交易,全称是Initial Coin Offering,虚拟货币首次公开发售,类似于证券市场里的IPO,被视作“一级市场”。按库神联合创始人、比特币资深投资人孙泽宇对自媒体“一本优发娱乐”的解释,一个完整的ICO可以拆分成三个部分:众筹、发放代币、代币登上交易所。   通俗来讲,它的玩法是,一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场景项目启动ICO时,将该项目的股份或收益权分成若干份,公开出售认购;而认购者们,参与抢购,类似于股市里的“打新”,不过是先用资金购买各种虚拟币,再去参与认购。而一旦ICO成功,并到交易平台上市,只要不破发,认购者所持有的该项目虚拟币价格将会暴涨,这时通过买卖即可赚取利差,获得财富增值。   在ICO市场上,有大V站台、有应用场景项目落地、有市值管理、盘子小,被认为是“优质项目”,往往遭到哄抢,募集速度快到让资本市场难以想象。“买到哪个,哪个就涨。有些大V背书的项目,排队都买不上,秒光”,在7月份到8月上旬之间的ICO交易中,大树“几乎没失手,稳赚不赔”。   “一个月翻两倍,傻子都想进来。”大树操作过OMG、超级现金、ACT、PST等多个ICO项目,交易原则是“上市就跑不持仓”。今年7月份,大树以8万多元本金,购入40余个加密货币,参与PST项目,一个月后,清仓出场,仅此一役,净获利10万元,“如果不是监管出台,这里面简直是一个投机的天堂。”   由帅初Patrick发起的项目「Qtum 量子链」“上市”后最高价格66.66元,涨幅达到33倍;   由OmiseGo钱包发售的「OMG」项目,ICO成本2块钱,最高价格超过80元,涨幅超过40倍;   而其它ICO项目,有统计显示,公信宝众筹时“1股”几毛,翻了90多倍;小蚁股从最初众筹时一股成本不到5毛钱涨到100块;Stratis一年涨了1500倍;更广为流传的是,发起多个ICO项目的李笑来,创立的EOS区块链项目没有任何实体产品,仅5天融资1.85亿美元,在二级市场一度冲到50亿美元,而被称作“50亿美元的空气”......   经济人的逐利性,是资本社会的基本命题,而金融历史里一条不变的规律是:无限膨胀的财富效应带来幻想和癫狂。   ICO项目发起人坐庄操盘、部分项目圈钱跑路、涉嫌非法集资、洗钱等消息陆续传出。   9月4号下午三点,央行等七部委明确定性ICO为非法公开融资且带有金融诈骗传销嫌疑,更严的监管风雨欲来。交易关停,多个ICO项目直接退币。   ICO诞生的契机,是让一批区块链领域优发娱乐者,找到新的融资方式,最早是2014年7月以太坊项目成功ICO,创纪录地筹到3万多个比特币,而引起广泛关注,并在2017年迎来爆发。   “本身是一个很好的募集模式,被国内投机者弄成了击鼓传花。”长居于日本东京的IT专家邱少,也是比特币的资深玩家,他并不赞同单纯将比特币与区块链分开,鼓励发展区块链而遏制比特币的做法,但也感到可惜的是,比特币和ICO怎么变成了充斥着炒作和圈钱的乱象的混乱游戏?   大V的演变   “带着理想主义出生,因贪婪而疯狂生长”   最近,李笑来仍然几乎不接受公共媒体的约访,但维持着个人认证微博上的活跃度,每天更新一到两条短句,有对外界的回应、辩解、牢骚,也有对投资的感慨,语气中仍能感受出桀骜的个人气质;从新东方托福教师,著作畅销书《把时间当做朋友》,到后来入驻罗辑思维旗下知识分享平台,开通《通往财富自由之路》专栏,成为粉丝众多的理财管理意见领袖,再到2017年被传“中国比特币首富”,成为比特币圈尤其是ICO圈“大V”,他的成名之路和他的ICO项目一样让人眼花缭乱。   在2011年,中国比特币故事起源的时候,是具备不同气质的另外一群人。《GQ》中国作者、资深媒体人曾鸣曾经寻访比特币在中国的故事开头,一群向往技术桃花源和货币民主的年轻人,带着理想主义满怀激情决意向中国普及这种新兴的去中心化、抗通胀的虚拟货币。   这群人中,有大学生技术极客、科幻界“银河奖”得主、因涉黄而坐牢的有声书公司老板、起点网写手,他们中,比如张楠赓(即“南瓜张”)、刘志鹏(即“长铗”),后来成了中国首台矿机、首个比特资讯网站的创始人。   在当时的故事里,中国人的比特币财富神话起源于“挖矿”。2013年初,张楠赓开发出首台阿瓦隆矿机并售往世界各地,随后,中国优发娱乐大学2001届少年大学生蒋信予(即“烤猫”)也开发出阿瓦隆矿机,并开创了比特币世界首个由该矿机组成的矿场,每月挖出4万个比特币,价值上千万元。比特币价格上扬,在当年11月单价首次超过一盎司黄金价。   “挖矿”成了稳赚不赔的生意,财富的刺激比科普似乎更具有策动力,中国人从不缺少对财富故事的嗅觉和复制再生产能力。很快,许多资本蜂拥而至,在生产线上制造出成千上万台阿瓦隆矿机,两年时间里,代表“挖矿”技能的比特币全网总运算能力增长了1.2万倍,有最新统计称,全球75%比特币产自中国。   曾鸣在2013年得出的观察是,“(比特币)带着理想主义出生,因贪婪而疯狂生长,随走入迷惘而收尾。最终,中国玩家使比特币逐渐成为它自身价值的对立面。”   直到现在,中国的煤电能源城市鄂尔多斯和水电富地川藏边地,仍然是有名的比特币“矿场”。   交易平台上的出售信息   但在近日,随着国内交易平台遇冷,在闲鱼、转转等二手交易网站新出现不少二手“矿机”整机及配件折价甩卖的信息,位于邯郸峰峰矿区的一位卖家,刚刚把三天前8000元的九成新矿机调价为6500元。   繁荣的“辩护”   “一场暴富的梦”   “谁转比特币!有多少,我收多少”   手机上虚拟币圈微信群里不停弹出留言,“谁转比特币!有多少,我收多少”。   彼时监管已收严,风雨欲来。最新消息是,部分持币者的地下交易和转战境外途径将受到严管。   据火币网比特币实时交易数据,截至2017年9月21日22时30分,交易量仅为2397,而相比交易平台关停新规出台后首日,也即9月15日的全天交易量49730,仅仅只有后者的4.82%。在经历9月14日、15日以来的近乎“踩踏”式买卖放量后,随着平台关停时间临近,虚拟币的交易量已大幅萎缩。   今年8月初,夏江在全部清仓了以太币之后,并没有离开虚拟币市场,而是再去系统学习了区块链技术和理论,并重仓买入了莱特币。9月监管新规出台、币值急跌后,“如果有现金的话,这样的事件就是妥妥赚钱机会”,夏江刚刚又拿出1.5万元加仓,尽管账户浮亏还在亏大,“如果比特币继续坚挺,我预感可能年内真的可以突破100000元。”   与此同时,早在2013年用千元以下价位买入并坚定持有的老谭也显得淡定,“唯一要做的是不断囤。”在近三个月的短线交易中颇有斩获的大树,选择了观望。   百度“比特币贴吧”上留有一个传奇帖文,楼主“诺丁山的邂逅”在2014年把全家7、8年的积蓄和买房款48万全部买入100个比特币,“准备大赚一番”,但最终在亏损近20万后割肉出局,只是帖子直到现在每天仍有人在留言追问“后来怎么样了?楼主卖了吗!”其中一个最新跟帖网友的故事是,在历史高价,重仓买入66000多个山寨币“行云币”,而该币最新价格不到0.3元,一度低至0.16元,“希望有解套的那一天。”   百度贴吧上的帖文引起很多人围观   行云币行情已连续阴跌   像夏江、大树、老谭、邱少这样的交易者们,都分布在类似于“金字塔”形的虚拟币圈的链条上。在分析人士看来,塔端是来自IT界、优发娱乐金融领域的精英,是游戏规则的设计和开拓者;向下,是资本大佬、私募、风投、商人等为代表的资本力量,参与其中谋求暴利;第三类以一些站台和四处背书ICO、虚拟币的鼓吹手,游戏其中发财致富;而在低端,就是各类中小投资者。   只是风雨已至,何人幸免?   被问及用一个词形容虚拟币交易时,大树不假思索,“一场暴富的梦”。   李笑来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评价自己背书的区块链项目Press One说,“本来是好事,遇到不可抗力,我谁也不怪,我真心认为监管是出于好心,只能说我们遇到的时机不对。”   火币网创始人兼董事长李林婉拒了凤凰优发娱乐的约访,唯一的回复是,“主要精力在清退业务上,保护好用户资产”,再没有其它发声和评议。   “偏好高风险高收益,不等于失序和非理性。”邱少看到,中国比特币交易量减少,但全球比特币成交量仍然活跃,在有序的交易规范和认知下,虚拟币持有和买卖仍是一种资产管理方式,将长期存在。   金融优发娱乐分析公司Autonomous NEXT analysis在2017年7月份发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2015年、2016年,ICO在全球的融资额分别是2600万美元、1400万美元、2.22亿美元,而在2017年,这个数字飙升到12.66亿美元,是过去3年融资总额的近5倍。而在中国内地,根据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发布的最新报告,截至今年7月,上半年ICO项目融资折合成人民币大约有26亿元,也就是说,仅ICO项目交易资金,中国在全球规模占比超过了3成。   而在国内渠道被官方斩断之后,带着强烈的财富冲动的、如此庞大的百亿资金将往何处去呢?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大树、夏江、邱少皆为化名)
(责编:晴天)

推荐阅读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6
优发娱乐